2020年底煤炭産能過剩有望解決

時間:2019-05-24 來源:中國電力報

返回列表

  “煤炭在一次能源産量中的占比從2015年的78.2%下降至2018年的69.7%左右,煤炭在能源消費總量中的占比從2015年的68.1%下降至2018年的59.0%,煤炭在能源生産及消費結構中的占比逐年降低。”近日,煤炭工業規劃設計研究院發布《中國煤炭行業“十三五”煤控中期評估及後期展望》執行報告指出,“十三五”前半期,我國煤控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果。報告分析,“十三五”後期,煤炭産量及消費量在能源結構中的占比將逐漸降低。

  “十三五”前中期煤控成果顯著

  控制煤炭消費總量、優化能源結構,是改善環境質量,實現綠色發展的重大舉措。“十三五”以來,我國持續推進煤控工作,並取得良好成績。

  報告指出,在科學産能方面,“十三五”前中期,隨著煤炭落後産能不斷淘汰,優質産能不斷釋放,全國煤炭企業安全指標、高效指標、綠色指標均呈現一定的增幅且高于煤控情景,科學産能占比及科學産能平均得分也逐年增高且均高于煤控情景。

  從煤炭産量來看,2016~2017年煤炭産量明顯壓縮,煤炭産量未超過煤控情景産量,完成了煤控情景指標。2018年煤炭産量受開發布局集中、優質産能釋放、下遊消費增長的拉動,原煤産量首次超過煤控情景。

  在煤礦安全生産方面,“十三五”前中期,我國煤礦安全生産工作有了極大進展。煤礦安全生産事故死亡人數、百萬噸死亡率快速下降,2018年煤炭行業百萬噸死亡率已經達到世界産煤中等發達國家水平。

  “整體而言,煤控項目在‘十三五’中期取得了顯著的成果,煤炭在能源生産及消費結構中的占比逐年下降,煤炭科學産能比例及得分逐年提高,行業安全生産事故及死亡人數逐年下降。”煤炭工業規劃設計研究院戰略規劃院院長吳立新表示。

  正確處理控制總量和保障供應的關系

  針對煤炭行業“十三五”後期的發展形勢,報告分析煤炭産業布局將進一步西移,産業集中度會進一步提高,産能結構優化將成爲化解煤炭過剩産能的主基調。

  吳立新認爲,到2020年,三省區煤炭産量將占全國産量的70%左右,産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

  當前,煤炭行業去産能由以“總量性去産能”爲主轉向“系統性去産能、結構性優産能”。吳立新稱,化解煤炭過剩産能將是一個動態平衡的過程,在煤炭總産能規模保持基本穩定的前提下對産能進行優化。既需要積極退出落後産能以優化産業結構,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産業集中度和産能利用率;同時也需要依托煤炭行業市場化“去産能”機制,遵循市場化原則,釋放先進優勢産能滿足市場要求,穩定煤炭市場,進一步保障我國經濟的中高速高質量發展。

  報告在國家能源局2018年第10號公告的基礎上,結合2016~2018年煤炭行業實際去産能量和現有煤礦組成結構,預計2019~2020年,煤炭行業仍將有1.8億噸左右的去産能空間。結合各地區實際煤礦組成結構、各地區去産能標准以及保障區域煤炭供應的需求,預計到2020年,全國煤炭産量將處于平台波動期。

  報告預計,到2020年末,我國生産、建設煤礦總産能爲45億~47億噸左右,煤炭産量37億噸左右,行業産能利用率超過75%,産能過剩問題基本解決。屆時煤礦數目將進一步減少到5000處左右,生産能力達到5000萬噸/年以上的煤炭企業集團總産能占全國總産能的44%左右,其煤礦數目僅占全國煤礦數目的15%左右,行業生産集中度大幅度提高,行業結構得到合理優化。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以來,煤炭行業效益有所提升,煤炭行業形勢也有所改變。”吳立新表示,但也需要注意的是,既要在生産上控制總量,又要在區域上保障供應,正確處理控制總量和保障供應的關系。

  煤炭生産需考慮應對需求下行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建議,煤炭生産需考慮應對煤炭需求下行風險。在外部經濟環境複雜嚴峻及碳排放強度等生態環境約束日益加大的條件下,在可再生能源及核電等清潔能源快速發展替代作用增強的情況下,能源消費及生産結構進一步改變,“十三五”後半期,煤炭消費上漲趨勢或將收窄,甚至存在下降的可能性。現今煤炭優質産能釋放、運輸通道改善,將導致煤炭産能過剩成爲常態,煤炭行業有可能面臨更爲嚴峻的問題。報告指出,煤炭企業、行業對煤炭産量下行情景應提出戰略規劃。對于煤炭企業而言,首先,在現如今行業平穩發展的情況下,煤炭企業應積極探索産業鏈的縱向延伸,促進煤炭上下遊産業融合發展,如煤電、煤焦、煤化、煤鋼等一體化,形成産業效應,促進企業“強健體魄”,提高煤炭企業抗風險能力。第二,煤炭企業積極尋找內部優勢,強化突出企業優勢板塊,在企業內部形成煤基相關多元化新産業,創造多個企業贏利點。第三,煤炭企業研究長期發展戰略,減小轉型代價,根據企業技術優勢、人才優勢及地域優勢,探索橫向産業布局,適時及時進行轉型升級,提高企業的生存能力。

  對于現階段煤炭行業而言,爲應對下行的可能性,報告建議進行以下兩方面嘗試。一是針對各區域煤礦特點,充分考慮其可采資源儲量、服務年限和生産能力,研究制定過剩落後産能退出體系,科學制定退出標准,更具針對性地退出相對落後産能。二是研究制定煤礦汙染、效率和煤質等指標綜合評價體系。根據綜合評價體系,對存在相應問題、達到退出標准、但有改進潛力的煤礦,進行暫時關停處理並督促煤礦進行改進,改進後方可進行生産;對于問題嚴重、效率低下、煤質較差且無進一步改進潛力的煤礦,嚴格實施關停和退出,減少低效劣質煤礦産能。

  “煤炭在一次能源産量中的占比從2015年的78.2%下降至2018年的69.7%左右,煤炭在能源消費總量中的占比從2015年的68.1%下降至2018年的59.0%,煤炭在能源生産及消費結構中的占比逐年降低。”近日,煤炭工業規劃設計研究院發布《中國煤炭行業“十三五”煤控中期評估及後期展望》執行報告指出,“十三五”前半期,我國煤控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果。報告分析,“十三五”後期,煤炭産量及消費量在能源結構中的占比將逐漸降低。

  “十三五”前中期煤控成果顯著

  控制煤炭消費總量、優化能源結構,是改善環境質量,實現綠色發展的重大舉措。“十三五”以來,我國持續推進煤控工作,並取得良好成績。

  報告指出,在科學産能方面,“十三五”前中期,隨著煤炭落後産能不斷淘汰,優質産能不斷釋放,全國煤炭企業安全指標、高效指標、綠色指標均呈現一定的增幅且高于煤控情景,科學産能占比及科學産能平均得分也逐年增高且均高于煤控情景。

  從煤炭産量來看,2016~2017年煤炭産量明顯壓縮,煤炭産量未超過煤控情景産量,完成了煤控情景指標。2018年煤炭産量受開發布局集中、優質産能釋放、下遊消費增長的拉動,原煤産量首次超過煤控情景。

  在煤礦安全生産方面,“十三五”前中期,我國煤礦安全生産工作有了極大進展。煤礦安全生産事故死亡人數、百萬噸死亡率快速下降,2018年煤炭行業百萬噸死亡率已經達到世界産煤中等發達國家水平。

  “整體而言,煤控項目在‘十三五’中期取得了顯著的成果,煤炭在能源生産及消費結構中的占比逐年下降,煤炭科學産能比例及得分逐年提高,行業安全生産事故及死亡人數逐年下降。”煤炭工業規劃設計研究院戰略規劃院院長吳立新表示。

  正確處理控制總量和保障供應的關系

  針對煤炭行業“十三五”後期的發展形勢,報告分析煤炭産業布局將進一步西移,産業集中度會進一步提高,産能結構優化將成爲化解煤炭過剩産能的主基調。

  吳立新認爲,到2020年,三省區煤炭産量將占全國産量的70%左右,産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

  當前,煤炭行業去産能由以“總量性去産能”爲主轉向“系統性去産能、結構性優産能”。吳立新稱,化解煤炭過剩産能將是一個動態平衡的過程,在煤炭總産能規模保持基本穩定的前提下對産能進行優化。既需要積極退出落後産能以優化産業結構,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産業集中度和産能利用率;同時也需要依托煤炭行業市場化“去産能”機制,遵循市場化原則,釋放先進優勢産能滿足市場要求,穩定煤炭市場,進一步保障我國經濟的中高速高質量發展。

  報告在國家能源局2018年第10號公告的基礎上,結合2016~2018年煤炭行業實際去産能量和現有煤礦組成結構,預計2019~2020年,煤炭行業仍將有1.8億噸左右的去産能空間。結合各地區實際煤礦組成結構、各地區去産能標准以及保障區域煤炭供應的需求,預計到2020年,全國煤炭産量將處于平台波動期。

  報告預計,到2020年末,我國生産、建設煤礦總産能爲45億~47億噸左右,煤炭産量37億噸左右,行業産能利用率超過75%,産能過剩問題基本解決。屆時煤礦數目將進一步減少到5000處左右,生産能力達到5000萬噸/年以上的煤炭企業集團總産能占全國總産能的44%左右,其煤礦數目僅占全國煤礦數目的15%左右,行業生産集中度大幅度提高,行業結構得到合理優化。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以來,煤炭行業效益有所提升,煤炭行業形勢也有所改變。”吳立新表示,但也需要注意的是,既要在生産上控制總量,又要在區域上保障供應,正確處理控制總量和保障供應的關系。

  煤炭生産需考慮應對需求下行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建議,煤炭生産需考慮應對煤炭需求下行風險。在外部經濟環境複雜嚴峻及碳排放強度等生態環境約束日益加大的條件下,在可再生能源及核電等清潔能源快速發展替代作用增強的情況下,能源消費及生産結構進一步改變,“十三五”後半期,煤炭消費上漲趨勢或將收窄,甚至存在下降的可能性。現今煤炭優質産能釋放、運輸通道改善,將導致煤炭産能過剩成爲常態,煤炭行業有可能面臨更爲嚴峻的問題。報告指出,煤炭企業、行業對煤炭産量下行情景應提出戰略規劃。對于煤炭企業而言,首先,在現如今行業平穩發展的情況下,煤炭企業應積極探索産業鏈的縱向延伸,促進煤炭上下遊産業融合發展,如煤電、煤焦、煤化、煤鋼等一體化,形成産業效應,促進企業“強健體魄”,提高煤炭企業抗風險能力。第二,煤炭企業積極尋找內部優勢,強化突出企業優勢板塊,在企業內部形成煤基相關多元化新産業,創造多個企業贏利點。第三,煤炭企業研究長期發展戰略,減小轉型代價,根據企業技術優勢、人才優勢及地域優勢,探索橫向産業布局,適時及時進行轉型升級,提高企業的生存能力。

  對于現階段煤炭行業而言,爲應對下行的可能性,報告建議進行以下兩方面嘗試。一是針對各區域煤礦特點,充分考慮其可采資源儲量、服務年限和生産能力,研究制定過剩落後産能退出體系,科學制定退出標准,更具針對性地退出相對落後産能。二是研究制定煤礦汙染、效率和煤質等指標綜合評價體系。根據綜合評價體系,對存在相應問題、達到退出標准、但有改進潛力的煤礦,進行暫時關停處理並督促煤礦進行改進,改進後方可進行生産;對于問題嚴重、效率低下、煤質較差且無進一步改進潛力的煤礦,嚴格實施關停和退出,減少低效劣質煤礦産能。

 

關注微信公衆號×
使用微信“掃一掃”關注公衆號